2014年6月25日

我心目中的雷普利

只要一提到「天才雷普利」,大家應該都會先想到麥特.戴蒙主演的那個形象,那個對同性特別有好感的美國青年。
本來我對這角色的認知也僅止於此,儘管五大本湯姆‧雷普利系列小說老早就躺在書櫃裡,我也沒想過要拿起來看。直到這一年留職停薪在家,我才開始靜下心來看一系列小說。
派翠西亞.海史密斯筆下的雷普利其實不是同志,他只是很愛留意身邊的男男女女,小說裡光描述他對各種人的觀察和揣想就非常有趣了。他對人有極大的耐心,接近不可思議的程度,處處設想周到,對身邊的人體貼入微,可是他面對和使用暴力時又會流露歇斯底里的興奮。
他在犯案前後、甚至處理屍體的時候,都還不忘準備美食、咖啡。
這個角色很複雜,很難直接就厭惡他、批評他,有時候我反而會替他緊張,暗自希望他將錯就錯扯出的瞞天大謊能順利過關,可是又會為接下來要領便當的受害者擔心,真的嚴重挑戰我的是非界限。
接連著看到這個系列的最後一本時,我不自覺地放慢閱讀速度,想了一下,才知道原來是捨不得看完這系列,所以我就畫了一張我心目中的雷普利。



水彩上色




毛筆畫線稿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